大眾新聞網 > 時政> 正文
共青團:將學習雷鋒進行到底的不懈助推者
時間:2020-01-09 16:52:11 來源: 中國青年報客戶端

  1962年2月18日,雷鋒作為特邀代表,出席了原沈陽軍區首屆共青團代表大會,并作為青年典型發言。

  1973年,部隊駐防吉林省集安縣,戰士們熱心為當地群眾服務。

  1961年4月23日,雷鋒為旅順海軍基地作報告。

  部隊官兵向老撾群眾宣講雷鋒精神。

  少先隊員為雷鋒佩戴紅領巾。

  雷鋒與7個少先隊員(右邊靠近雷鋒的是孫桂琴)。

  雷鋒躺在床上用手電學習。

  1962年,團撫順市委起草印發《關于組織全市廣大青年參觀雷鋒烈士展覽室、開展好階級教育的重要通知》,號召撫順市青少年向雷鋒學習。(撫順市檔案館提供)資料圖片 

“人的生命是有限的,可是為人民服務是無限的,我要把有限的生命,投入到無限的為人民服務之中去。”

  這是雷鋒寫在日記里的一段話,他并不是隨口一說、隨筆一寫。在雷鋒有限的22歲生命中,他這么說了,也是這么做的。雷鋒堅信:“我活著就是要做一個對人民有用的人。”

  用自己的津貼為丟了車票和錢的大嫂買車票,雨中送大嫂和小孩回家,春節期間到附近車站幫忙打掃候車室、給旅客倒水……就連出趟差,他也沒閑著,給旅客讓座、幫乘務員工作,時間久了,就有了“雷鋒出差一千里,好事做了一火車”的美傳。

  做好事不留名、不計回報,這是不少和雷鋒一起生活、工作過的同事、戰友的共同感受。

  那么,這樣的雷鋒,又是如何從部隊走向社會,成為千千萬萬青少年甚至是全民偶像的?在全民學習雷鋒活動的大浪潮中,團組織發揮了什么樣的作用?《中國青年報》“共青團·記憶”欄目推出“學習雷鋒活動”特別策劃,找到雷鋒生前戰友、時任團撫順市委工作人員、雷鋒輔導過的少先隊員等,聽他們講述那些和雷鋒有關的故事。

  從部隊走出來的青年典型

  雷鋒生前,就已經在部隊“小有名氣”了,“他是沈陽軍區的先進個人、先進典型。”提到雷鋒,雷鋒的汽車教員、后來又擔任雷鋒所在排排長的薛三元滿是贊許。

  當時,這位先進青年的事跡很快被團撫順市委了解到。1960年10月,雷鋒被聘請為撫順市望花區建設街小學(現雷鋒小學)和本溪路小學(現雷鋒中學)兩所學校少先隊校外輔導員。

  半個多世紀過去了,回憶起和雷鋒在一起時的點滴,孫桂琴依然難掩內心的激動。

  孫桂琴,曾是建設街小學的一名學生,也是雷鋒重點輔導過的學生之一。她至今還記得,雷鋒第一次以少先隊輔導員身份出現在大家面前時的場景。

  “學校團委書記將紅領巾系在雷鋒胸前時,雷鋒激動得哭了。”孫桂琴回憶,“他對我們說,‘小朋友們,幾年前我剛摘下紅領巾,今天我又系上了紅領巾,以后我就是你們的大朋友了……’”

  孫桂琴還記得,有一次,自己上學晚了,一路小跑,快到學校門口時,把紅領巾跑掉了,就拿在手里進學校。

  當時,雷鋒正好站在校門口,他叫住孫桂琴,接過她手里的紅領巾,給她系上,還拍著她的肩膀告訴她:“小桂琴,每天上學前要把紅領巾系得緊一些,要愛護紅領巾,因為它是紅旗的一角,也是我們少先隊員的標志啊。”

  在擔任校外輔導員期間,“大朋友”雷鋒曾手把手地教孫桂琴寫字、補襪子,去過她家家訪,還帶領她和同學們到瓢兒屯火車站打掃衛生、做好事。后來廣為流傳的雷鋒給7個孩子讀書的照片,就是他擔任少先隊校外輔導員時候的事,孫桂琴正是其中之一。

  雷鋒和共青團的緣分遠不止這些。

  《永恒的記憶》一書記載,1962年2月18日,雷鋒作為特邀代表,出席了原沈陽軍區首屆共青團代表大會。在會上,他不僅是主席團成員,還作為青年典型發了言。

  近日,中青報·中青網記者先后采訪了時任團撫順市委副書記趙興儒、時任團撫順市委宣傳部巡視員曲智、時任團撫順市委青農部干事韓英繁,聽他們講述那段共青團與“學習雷鋒”的故事。

  趙興儒回憶,雷鋒還是撫順市第四屆人大代表,1962年6月,作為團撫順市委授予的模范少先隊校外輔導員,雷鋒參加了團撫順市委召開的“表彰全市少先隊優秀輔導員大會”,并作為獲獎代表發言。會上,“我給他頒發了獎狀”,大家還一起收聽了雷鋒之前的“憶苦思甜”報告錄音。

  韓英繁說,上世紀60年代初期,他曾在撫順32中的操場,現場聽過雷鋒“憶苦思甜”報告,“給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很受教育和影響”。

  韓英繁還回憶說,雷鋒在鐵嶺縣(現鐵嶺市——記者注)橫道河公社石碑山村施工時,他二姨就是這個村的村民。后來,他聽老人講,雷鋒怎么持槍站崗、怎么做好事,怎么把紅領巾給了自家的孩子。

  提到雷鋒,這些曾和他接觸過的小學生、團干部、村里的老人,無不稱贊。

  然而,誰也沒想到,1962年8月15日,雷鋒因公殉職。

  第一個雷鋒烈士事跡展覽室

  雷鋒犧牲后,他所在的部隊,辦了第一個“雷鋒烈士事跡展覽室”。韓英繁介紹,當時部隊缺美工,向撫順市尋求幫助,市里派了劉長江、宋茂基、高揚三位美工去幫忙布展。

  1962年10月22日,部隊“雷鋒烈士事跡展覽室”開幕,時任團撫順市委書記宋廷章帶著時任團市委副書記趙興儒、宣傳部長張紹山等多名同志應邀參加,曲智也是其中一員。

  那次參觀,大家深受觸動。

  根據趙興儒和韓英繁、曲智的回憶,1962年,黨的八屆十中全會不僅為全黨全軍全國人民,也為團的工作提出了一系列新的課題:如何把團的工作轉移到以農業為基礎的軌道上來?如何把社會主義教育、階級教育扎實地開展起來?

  正在團撫順市委研究如何落實的時候,“雷鋒烈士事跡展覽室”給了宋廷章很大的啟發。

  宋廷章當時強烈意識到雷鋒這個典型不僅是解放軍學習的榜樣,更是撫順市青少年不可多得的學習榜樣。于是,宋廷章向部隊領導提出:“能否允許我們組織全市青少年來參觀學習?”

  “當即,王良泰將軍(時任沈陽工程兵主任——記者注)就答應了。”韓英繁補充。

  趙興儒還記得,回到團市委機關,宋廷章很快就召開了團撫順市委常委會,大家一致同意號召全市青少年向雷鋒學習。

  “雷鋒烈士事跡展覽室”開幕的第二天,團撫順市委便起草印發《關于組織全市廣大青年參觀雷鋒烈士展覽室、開展好階級教育的重要通知》,號召撫順市青少年向雷鋒學習。

  張紹山、曲智參與起草了這份文件,宋廷章修閱,時任撫順市委主管團的工作的書記呂鴻安審定發出。

  團撫順市委的資料顯示,這是全國第一份號召學習雷鋒的地方性文件,由此,團撫順市委開創了地方學雷鋒的先河。以文件印發為標志,撫順群眾性學雷鋒活動迅速開展起來,在撫順市委直接領導下,團撫順市委組織廣大青少年進行了有組織、有計劃、有步驟、有目標的學習活動。

  趙興儒介紹,當時,各基層團組織接到通知后,主動取得黨委支持,紛紛組織青少年前往部隊雷鋒烈士事跡展覽室參觀學習。根據當時的統計,僅1個月時間,就有12萬余人前往參觀。

  韓英繁告訴記者,當年11月3日,團撫順市委向撫順市委、團遼寧省委、團中央呈報了《關于從組織青少年參觀“雷鋒烈士事跡展覽室”入手,開展階級教育的初步報告》,撫順市委第一書記沈越指示:“雷鋒是好典型、活教材,一定要把學雷鋒教育活動抓好!”從而有力地推動了全市青少年學雷鋒活動的開展。

  與此同時,團撫順市委邀請雷鋒生前戰友、3317部隊俱樂部主任陳廣生向全市青少年作雷鋒事跡報告;團撫順市委還與撫順市工會一起舉辦了兩期故事講演員培訓班,為基層培訓了300多名故事講演員。

  韓英繁回憶,那段時間,僅撫順市統一組織的雷鋒事跡報告會就有42場,聽眾達6萬多人,全撫順市102個單位辦起104個小型展覽室。團撫順市委為了促進學習雷鋒活動進一步開展,趕印了3萬冊《苦孩子——好戰士》小冊子,分發到基層團組織當中。

  “宋廷章書記還為《撫順日報》撰寫了《學習雷鋒,提高階級斗爭觀念》的社論。”韓英繁說,這可能是學習雷鋒活動開展以來,見諸報端的第一篇社論,從此,新聞媒體的宣傳也廣泛開展起來。

  11月20日,部隊開展冬訓,準備把“雷鋒烈士事跡展覽室”遷走,宋廷章得知后,立即與部隊領導商妥,在撫順市復制這一展覽室。

  但是,由于當時團市委缺乏資金,經請示,在上級的協調關懷下,從撫順市工會撥出800元經費,在團撫順市委、市工會、部隊的共同努力下,“雷鋒烈士事跡展覽室”被從部隊大院“請”了出來,在撫順復制了兩套進行展覽,一套在撫順市內,一套下鄉展。

  趙興儒告訴中青報·中青網記者,在撫順市的“雷鋒烈士事跡展覽室”開展時,撫順市委時任第一書記沈越和4位時任書記前往參觀,并聯名題詞“全市共產黨員、共青團員都要向雷鋒同志學習”。從此,參觀學習雷鋒的活動在撫順全市鋪開。

  11月24日,共青團撫順市委召開五屆二次委員(擴大)會議,1200人參會,會議決定,在全市青少年中以雷鋒為引線,深入開展階級和階級斗爭教育。在此期間,時任共青團中央書記處書記路金棟在時任團省委副書記崔啟明的陪同下,到撫順市參觀了雷鋒烈士事跡展覽室,并對撫順抓的這項活動給予充分肯定和鼓勵。

  當年12月13日,團撫順市委向撫順市委、團遼寧省委、團中央呈報的《關于從組織青少年學雷鋒入手,開展階級教育的初步總結報告》顯示,撫順市21.4萬青少年受到一次以上的教育。

  流動展覽室下鄉巡展

  城市宣傳了,農村怎么辦?

  團撫順市委的做法是,“送雷鋒下鄉”。

  1963年1月20日前后,團撫順市委決定由趙興儒帶隊,抽調團撫順市委王呈明、張鳳樓、韓英繁,撫順市工會劉明文,撫順市軍分區宮連生等干部,帶著10多名說明員、故事講演員,進行下鄉宣傳展覽。

  當時,大家拉著成箱的展板,冒著三九嚴寒,到撫順市所屬的三縣及公社所在地進行巡回展出。

  趙興儒說,整個冬天,大家輾轉各個公社,把雷鋒精神送到群眾當中。

  當時,大家下鄉后,吃住條件很差,洗漱都是涼水,很多人的手、腳都凍傷了。1米多高的木質展板,10塊展板裝一箱。運輸過程中,人和箱子都用敞篷的大解放車從一個地兒拉到另一個地兒。

  “裝卸、布展都是自己動手干。”讓韓英繁印象深刻的是,每到一處展覽,觀眾總是絡繹不絕,從早到晚,一撥兒接著一撥兒,可是說明員少,替換很難,很多人嗓子都啞了。對偏遠山村或不便前來參觀的村民,就派出報告員上村宣講雷鋒事跡,很受農民的歡迎。

  趙興儒至今還記得,當時展覽、作報告的時候,一些村里的老太太“聽得都直落眼淚”。

  在新賓縣,時任木奇公社大洛大隊團支書辛喜貴,領著7個團員青年走了三四十里路,專程趕到永陵聽報告、看展覽,回去后向本大隊的團員青年宣傳,用雷鋒精神引導青年“好好種地、多打糧食”。

  時任撫順縣會元公社哈瑪灰生產隊團小組長王德政,帶領團員青年參觀學習雷鋒后,立志要把經營的果園搞好。1963年,時任共青團中央書記處書記楊海波專門視察了這個團小組和他們的果園。

  曲智回憶,1962年秋,團遼寧省委接到團撫順市委關于開展學雷鋒活動的專題報告后,馬上派時任團遼寧省委宣傳部長劉春海和另外兩名同志到撫順考察。

  他們現場聽了由陳廣生作的雷鋒事跡報告會,還現場參觀了雷鋒烈士事跡展覽室,先后到部分廠礦、學校、街道等基層單位,深入了解學雷鋒的真實情況。經過為期一周的考查,他們的結論是“雷鋒事跡真實可信,親切該學”。

  他們回去后,12月22日,團遼寧省委批轉了團撫順市委的初步總結報告,發至全省各市、地團委。又在撫順301廠召開了帶有現場會性質的各市、地團委宣傳部長會議。從此,全省青少年學雷鋒活動全面推開。

  韓英繁還講述了當年的一段“小插曲”。

  在撫順縣碾盤公社展覽時,中央新聞電影制片廠派人專程趕到展覽現場拍攝專題紀錄片,盡管沒有看到片子的播出,但他覺得,“這可能是全國第一部宣傳雷鋒的電影紀錄片”。

  這支流動在撫順農村各地的巡展隊伍,連春節都是在村里和老鄉們一起過的。“大過年的,大家伙兒都在,正是宣傳雷鋒的好時候,怎么能錯過?”趙興儒說。

  讓大家沒想到的是,1963年3月,毛主席題詞“向雷鋒同志學習”。

  那天,流動展覽室到達撫順縣海浪公社。

  3月5日一早,有說明員聽到廣播里傳來毛主席題詞的消息,大家喜出望外,奔走相告,都眼巴巴地盼望著郵遞員的到來?斓街形鐣r分,當大家看到毛主席題詞時,頓時歡呼雀躍。能寫會畫的韓英繁當即著手進行毛主席題詞的臨摹復制工作。

  “那會兒要啥沒啥,只好求助駐地部隊,提供筆墨紙張、定制展板,以最快的速度、最佳的效果,圓滿地完成了這一任務。不僅為展覽增添了新的、極其重要的內容,也讓人們聽到了毛主席、黨中央的聲音。”韓英繁回想起那一幕,仍感欣慰,心里甜滋滋的,“大家都逗我‘你可能是臨寫毛主席題詞的第一人’。”

  全國青年積極投身學雷鋒活動

  在雷鋒犧牲后,有千千萬萬個青少年,在團組織和部隊的引導下,開展起學習雷鋒活動。一代又一代青少年,聚集在雷鋒精神的旗幟下,不斷推動學雷鋒活動制度化、常態化。

  早在1961年4月19日,《中國青年報》就以《苦孩子——好戰士》為題對雷鋒的典型事跡作過報道。

  1962年雷鋒犧牲后,團遼寧省委在全省青少年中開展學雷鋒活動。

  1963年2月15日,共青團中央發出《關于在全國青少年中廣泛開展“學習雷鋒”的教育活動的通知》。

  當年3月2日,《中國青年》雜志首先刊登了毛澤東“向雷鋒同志學習”的題詞,還出版了學雷鋒專號。

  3月4日,時任共青團中央書記處書記楊海波就學習雷鋒向全國青年發表題為《光輝的榜樣,偉大的號召》的廣播講話。

  3月5日,《人民日報》《解放軍報》《光明日報》《中國青年報》等都刊登了這一題詞手跡。第二天,《解放軍報》又首次刊登了劉少奇、周恩來、朱德、鄧小平等同志的題詞手跡,《中國青年報》隨即也進行了刊登。

  在老一輩革命家的積極倡導下,學習雷鋒的活動很快從軍隊向全國發起。

  4月3日,共青團中央書記處召開辦公會議,要求各級團委制定學雷鋒的計劃,推動活動深入發展。

  根據《中國共青團史稿》的記載,4月30日,時任共青團中央書記處第一書記胡耀邦在《中國青年報》發表《把青年的無產階級覺悟提高到新的高度》一文,對學雷鋒活動的意義進行了闡述。

  在“向雷鋒同志學習”號召發出后的第一個“五四青年節”,《中國青年報》發表社論《論雷鋒》,進一步推動了整個活動的持續發展。

  7月26日至8月14日,共青團中央在沈陽召開團的宣傳工作座談會,重點討論了學習雷鋒活動,確定要把這項活動廣泛、深入、持久地開展下去。

  在毛澤東和黨中央的號召下,團組織在全國范圍內開展了大規模的宣傳和發動工作,學習雷鋒的活動迅速在全國形成高潮,大批雷鋒式的英雄模范人物涌現。

  寫雷鋒、畫雷鋒、演雷鋒、唱雷鋒等宣傳活動,讓雷鋒的形象生動地樹立在全國人民當中。各個戰線的青年男女,人人都在談雷鋒,把雷鋒當作自己進步的一面鏡子,立志“學雷鋒,做毛主席的好學生”“像雷鋒那樣工作、學習和生活”“做永不生銹的螺絲釘”……在那個時期,雷鋒已然成為全民偶像。

  雖然時隔半個多世紀,但薛三元回憶起當時全國學習雷鋒的情景時,“仿佛還歷歷在目”。

  他在接受中青報·中青網記者采訪時介紹,以前是在部隊較小范圍內開展學雷鋒活動,毛主席題詞、共青團中央等發起向雷鋒學習的號召后,大家主動學雷鋒的熱情高漲了不少。不少戰友主動走出去,把雷鋒的事跡宣傳到地方。

  “在部隊,團里抽調學雷鋒的典型,組織了一個報告團到全國各地宣講,團政委專門到北京去作報告。”薛三元回憶,學雷鋒活動開展了一段時期后,部隊到地方去調研大家是怎么學雷鋒的。

  走訪期間了解到,當時撫順市一個老太太講,有個小偷聽了雷鋒的事跡后深受感動,為了改掉自己“三只手”的毛病、向雷鋒學習,還主動剁掉了一個手指頭。“當時非常感動,更加激發了戰士們學雷鋒的熱情。”

  統計顯示,刊登毛澤東題詞的《中國青年》“學習雷鋒”專輯,發行達300萬份,《中國青年報》在40天內,收到有關學雷鋒的群眾來信1.58萬件。

  在共青團中央領導下,中國少年先鋒隊也開展了“向雷鋒叔叔學習”的活動。在雷鋒精神感召下,涌現出大批雷鋒式的青少年模范人物。

  時光之河滾滾流淌,《中國青年報》對雷鋒的宣傳報道也持之以恒地堅持下去,繼《論雷鋒》社論之后,又分別于1981年3月5日、1983年3月5日刊登《再論雷鋒》《三論雷鋒》,跨度20年的“三論”,在推進全民學雷鋒的活動中產生了巨大影響。

  “‘雷鋒班’的每一位戰士都在給這面旗幟描金邊”

  雷鋒生前是運輸連二排四班班長。雷鋒犧牲后,他的戰友龐春學向上級提議:能不能設立雷鋒班?

  “當時我們班里一致響應,9個人都在申請書上簽了名。”龐春學說。后來,雷鋒生前所在團政委韓萬金也建議部隊給上級打報告,申請將雷鋒生前所在班命名為雷鋒班。

  1963年1月7日,國防部正式批準,授予雷鋒生前所在班級為“雷鋒班”。

  “‘雷鋒班’命名后,成為全國學雷鋒的一面旗幟。”雷鋒生前戰友喬安山回憶,在共青團中央號召全國青少年學雷鋒之后,不管走到哪里,都能聽到向雷鋒學習、像雷鋒那樣做人做事的口號。

  “有小孩學雷鋒,把自己的衣服都脫下來擦車。”雖然早期學雷鋒更多側重于具體行動上的效仿,孩子們的做法也比較天真,但是在喬安山看來,這其中不乏一種道德的傳承,“有孩子撿到1分錢都送到警察那里”。

  張陽是“雷鋒班”第209名戰士,作為第26任班長,從老班長龐春學手中接過“雷鋒班”班旗、“雷鋒槍”那一刻的激動,張陽至今銘記在心。“到現在為止,‘雷鋒班’已經有237名戰士,每一位戰士都在給這面旗幟描金邊。”張陽指著掛在墻上那面“雷鋒班”旗幟說。

  初入部隊,很多人把成為“雷鋒班”一員當作自己的奮斗目標,更有不少人把曾是“雷鋒班”戰士的經歷當成終身的榮譽。

  “曾經,我們連隊一個戰士的父親在‘雷鋒班’待了7天,后來跟他兒子講了20年。”張陽說。

  進入新時代,“雷鋒班”發揚老班長精神,承擔起更多社會責任。

  平日里,“雷鋒班”的戰士們不光要進行常規訓練,還要接待社會各界的參觀、學習交流。

  追隨雷鋒擔任少先大隊校外輔導員的足跡,張陽不僅積極參加團組織的活動,也受聘擔任67所學校的校外輔導員,定期走進校園,向孩子們講述雷鋒的故事、傳遞雷鋒精神。

  一個人的力量畢竟有限,這樣的“工作”,喬安山也默默承擔了不少。雖然上了年紀,身體也大不如從前,但是為了讓更多青少年知道雷鋒、了解雷鋒、傳承雷鋒精神,喬安山先后擔任全國300多所學校的校外輔導員。

  “有時候行程安排緊張,到學校本來挺累的,但是一看到孩子們,覺得他們幼小的心靈需要雷鋒精神灌溉,我就覺得精神了。”喬安山說,給孩子們講雷鋒、讓他們向雷鋒學習做個永不生銹的螺絲釘、像雷鋒那樣去做人做事,自己能多做一點是一點。

  “以實際行動書寫新時代的雷鋒故事”

  從“向雷鋒同志學習”到“以實際行動書寫新時代的雷鋒故事”,是雷鋒精神的時代傳承。

  從“學雷鋒、做好事”到“學習雷鋒精神、爭做四有新人”,從在新長征中“做雷鋒式的英勇突擊手”到“立足崗位學雷鋒”……在共青團的組織和引導下,全國各界青少年在學習雷鋒的活動中,收獲成長。

  作為離雷鋒最近的地方團組織,團撫順市委還組織編寫了《學雷鋒向導》一書,面向全國出版發行,為全國各地扎實推進學雷鋒實踐活動提供借鑒和指導。

  黨的十八大以來,習近平總書記多次談到雷鋒精神的歷史定位。

  2014年,習近平在和“雷鋒連”指導員談話時強調“雷鋒精神是永恒的”。

  2018年9月28日,總書記在參觀雷鋒紀念館時再一次指出:“雷鋒精神是永恒的。”

  在這之外,習近平也曾多次公開提到雷鋒。最近的一次,習近平致信祝賀中國志愿服務聯合會第二屆會員代表大會召開時強調:希望廣大志愿者、志愿服務組織、志愿服務工作者立足新時代、展現新作為,弘揚奉獻、友愛、互助、進步的志愿精神,繼續以實際行動書寫新時代的雷鋒故事。

  作為雷鋒生前的親密戰友,讓薛三元感動的是,黨的十八大以后,學習雷鋒從過去階段性、紀念性的活動,提升為常態化開展。

  他有個明顯的感受,以前學習雷鋒“三月來四月走”,現在不是了。“從我個人來說,基本每個月都會受邀去宣講雷鋒。”最多的時候,一天4場,晚上還有座談。

  2018年9月28日,習近平來到位于撫順市區、由江澤民題詞的雷鋒紀念館參觀,并向雷鋒墓敬獻鮮花、三鞠躬。在電視機前看到這一幕的薛三元倍感激動。

  如今,在遼陽市,薛三元組織成立的“雷鋒生前戰友志愿者服務團”已經義務宣講雷鋒事跡、傳承雷鋒精神10多年了,他們還把學習雷鋒積極分子、學習雷鋒獎章獲得者聚集在一起,成立了“沈陽雷鋒精神傳承團”。

  一次意外的機會,一位到中國工作的美國友人雷夫·羅杰斯在大連出租車上和司機聊天,聽到他介紹自己的名字,司機一句玩笑話“原來和我們雷鋒是‘好哥們’呀”,讓這位美國友人對雷鋒產生了好奇,他不僅了解雷鋒的故事,知道了“沈陽雷鋒精神傳承團”后,還和他們單位的一位領導專程拜訪,“后來搞學習雷鋒活動我們都帶著他”。

  “在宣講雷鋒精神時,他的報告題目就是雷鋒精神無國界。”薛三元介紹,雷夫·羅杰斯還翻譯《雷鋒日記》,帶到了美國,后來,他獲得了遼寧省學習雷鋒獎章。

  學習雷鋒活動,已經不再是最初的部隊內部開展的向先進典型學習了。在共青團組織的助推和社會各界的熱烈響應之下,它的范圍,已經擴展到全國,乃至走向國際舞臺;開展的形式,也不是簡單的做好事,而成為一種常態化的公益活動。

  雷鋒已然與世長辭,雷鋒精神必將歷久彌新!

編輯:陽

分享到:
① 大眾生活報-大眾新聞網所有自采新聞(含圖片),未經允許不得轉載或鏡像;授權轉載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并注明來源。
② 部分內容轉載自其他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③ 如因作品內容、版權和其他問題需要同本網聯系的,請在30日內進行。
圖片新聞
綜合
永達傳媒周志強先生榮獲江西省脫貧攻堅 首汽約車聯席CEO梁海晨談成立“春運 “硬核·點贊·追夢·傳承”完美詮釋杭 最喜杏皮茶走進新榜大會 實力詮釋解膩 京都念慈菴助力2019“孝心工程·青春伴 時代洪流中想逆水行舟?唯有升級方能生 “‘共和國脊梁’科學家繪本叢書”分享 達觀數據與時代中國達成合作,語義分析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  廣告合作  |  合作加盟  |  投訴報料  |  人員查詢  |  網站首頁

88彩票专家天津11选5 河南22选5开奖结果详情 甘肃11选5玩法规则 幸运赛车正规吗 英雄时时乐破解 内蒙古地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上海十一选五推荐 香港五分彩怎么玩稳赚 福建11选五走势图爱乐彩 江西多乐彩今天开奖号码 工薪阶层如何理财